快捷搜索:

郭敬明于正道歉,也许时代早已在沉默中转向

今天早上看见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,让我把很多事情串了起来

郭敬明,于正,湖南台,何炅,蒋凡,蚂蚁,反垄断,社区团购,本质上,这些看似毫无干系的新闻,背后可能是一件事。

那就是时代主流价值观从“效率”转向了“公平”

时代在沉默中转向了

过去几十年,时代大基调是效率和发展,简单一点就是,黑猫白猫,抓到老鼠就是好猫。

发展才是硬道理,成为了压倒一切的声音。

在这个思路下,很多地方是存在模糊地带的,或者说你可以理解为摸着石头过河的特殊发展期,你找石头也好,做竹筏也罢,只要是想过河,许多地方是允许你四处找法子试水的。

很多地方唯GDP论,GDP发展是硬道理,拉进投资带动发展就是王道,甚至有“谁拉来投资商谁是功臣,谁赶走投资商谁就是罪人”的口号,以及国企改制的许多问题也源于此。

我其实认可这个逻辑,当无法完全兼顾公平和发展时,先发展,让发展来给出答案,这是一个思路,也是一个伟大的尝试。

但问题在于,许多人对此的理解是“不惜一切手段成功”

郭敬明的核心问题也在于此,他的问题不止是抄袭,更是他给很多年轻人留下了一个极为不好的价值观,那就是

“不管你抄袭也好洗稿也罢,只有你火了,成功了,赚到钱了才有意义。有钱了自然可以请水军洗地洗白,获得名气赚更多的钱”

甚至哪怕你洗不白也没事

2013年《小时代》——4.83亿  《小时代2》——2.9亿 《小时代3》——5.2亿 

你看,哪怕无法洗白,哪怕千夫所指,人家还是能赚钱

而没赚到钱的人,哪怕你是正义的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这个价值观,不得不说影响了很多人,比如,一个月前我的微博提到过。

四百万级的视频大V抄袭我乎作者的文章,而且还是原作者多次警告,且原作影响力已经很大的情况下。

为什么?因为很多视频号做起来的诀窍就是,低成本搬运抄袭网上文字内容做成视频。

人家从始至终就是靠抄袭起来的,自己内容团队基本没有,不抄袭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创作内容了,你警告了那又怎么办?顶着风险和骂名也抄你。

最多你投诉平台下架,但这个赔偿和风险相比收益完全不成比例,所以很多视频号全是搬运工。

但现在,这个逻辑可能越来越难走下去了,

新一代人完全不认可这个逻辑,或者说,大家在狂奔几十年后,突然开始意识到,早年一无所有的时候,确实是效率第一发展才是硬道理,但现在,为了“更加长远的发展”,我们有必要进行规范,重视公平问题了。

一系列变化,皆源自于此。

各个平台都在加强对原创的审核重视,越来越多文创行业作者开始联名抵制抄袭等不当现象。

郭敬明前几年小时代大赚特赚,但后来呢,爵迹被骂,上综艺被喷,晴雅集眼看也要血亏,许多人认定的事就是,你郭敬明的作品,我就不看。乃至郭敬明自己都跑出来表示“是不是只有我死了,你们才不会继续骂”,也还是无用,大家就是不看你的作品。

根本上,大家已经完全无法接受,靠抄袭居然能大赚特赚这件事了。

原本只要资本撑腰洗地宣传炒作一番市场成绩就不错就能继续混着,但现在哪怕是资本撑腰,市场大众也不认可了。流量明星这两年集体颓势我认为也是这个逻辑,大众被喂的实在受不了了纷纷奋起反抗。甚至资本本身都被大量指责。

许多人忽视的一个事是,前几天,百名作家抵制跟风抄袭低俗作品的信息,上了央视。这可能就是一个信号。

湖南台和何炅,事情不一样,但背后逻辑我认为也类似。

一开始大家以为只是收礼的瓜,后来挖掘发现这是一套产业链,甚至可以理解为电视台的一种创收。并且存在时间也挺久了,只是最近才被爆出来。

在文娱行业快速发展的商业化大潮中,也许存在很多类似送礼这样的问题,只是快速的发展掩盖了这些问题。于是这些问题,往往被称为“潜规则”,成为行业内心照不宣的模糊地带。

一个佐证是,偶像上节目粉丝集资送礼这个事情,并不是由粉丝组织粉头站长们爆出来的,而是何炅自己在节目中说出来的。某种程度上,你可以理解为,这种业内潜规则可能挺广泛的,粉头们也都接受了,乃至何炅都忘记了潜规则是不可以放到台面上来说的。

但伴随着事情被揭开,大众一致的批评,事情以何炅道歉告终。这条曾经的潜规则可能也就此终结。

蒋凡则是商业领域的映射,过去大家的潜在认知是,商业公司,私德无所谓。但蒋凡事件,尤其是前两天,蒋凡认定杭州高层次人才被叫停中止了,证明了大众对于公众人物的道德要求,可能不再是过去抓大放小发展才是那一套的认知了。

而是,既然你是公众人物,那你就要肩负起公众人物的担当。

顺带一提,李嘉诚从过去的励志偶像变成许多人的批评对象,逻辑应该也是一样的。

早年,一无所有,大家崇拜李嘉诚白手起家的成绩,但现在,大家都在切切实实的发展,直面各种问题,这时再回头看,捂盘这种操作就难免被集火吐槽了。(捂盘的前因后果可见我之前文章)

大家并不认可“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,不要拿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”这个逻辑。

蚂蚁上市被叫停是更直接的体现,你去看这两天央行的约谈答复就会发现,一方面,认可蚂蚁在移动支付方面的探索和成绩,但另一方面,也认为需要加强监管规范。

简单来说,早年,互联网产业从无到有时,你作为先行者摸着石头过河,我肯定要给你开绿灯,因为先行者不可避免的会遇到很多没遇见过的问题,开绿灯既是给你的鼓励也是作为支持探索必不可少的部分。

但现在,互联网产业已经如此庞大,数字经济日益成为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了,上下游牵扯无数人的生计,那此时,我们就得坐下来好好规范了。

社区团购同理,早年你们搞共享单车共享汽车,探索新型经济,OK我支持。

但现在,你们利用体量和资金技术的优势,回头碾压小商超小菜贩,那这个,似乎就不太OK了。

反垄断问题被放上台面,我认为是这个转向的最明显标志。

什么是反垄断?反垄断的核心不是简单的制裁大企业,而是为了保护中小企业发展,为了未来能有更多大企业,为了创新机制和长远发展,因此对当前大企业做限制,防止其利用垄断性优势压制中小企业。

先富带动后富,“先富”是为了效率,允许你们跑的快的先去找路。

但不能因此忘记了后富,

“后富”是公平,是当年说好的事,对所有人的承诺。

社会发展,已经从简单的发展第一优先期,转变为要兼顾公平与发展。

无数年轻人默念打工人的梗,国际歌在小破站冲上热榜,也许时代早已在沉默中进行了转向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诗翰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